中超新政继续给“烧钱足球”降温

  其中,中超将实行“支出帽”,2019年为12亿元、2020年降至11亿元、2021年降到9亿元;而中超俱乐部薪酬比例为65%、2020年降到60%、2021年为55%。也就是说,2019年中超球队的薪酬只能控制在7.8亿元以内,2020年在6.6亿元以内,2021年在4.95亿元以内。

  按照上海上港的财报,在过去四年,他们平均每年“烧钱”17.5亿元。其中,奥斯卡、胡尔克、埃尔克森和艾哈迈多夫四名外援的年薪就接近4亿。其实,不仅上海上港这样的“土豪”在“烧钱”,即便是河南建业这样的小球会,2017年也是花掉了超过6亿元。“支出帽”的出炉,也意味着中超球队再想通过高薪吸引五大联赛的球星,将变得非常困难。

  为了配合“支出帽”,新政策还出台了“注资帽”。为促使俱乐部加强经营开发,做大足球产业,减少对母公司、单一股东的依赖,设置俱乐部投资人注资限额。2019年,注资限额6.5亿元、2020年降为5.6亿元、2021年降为3亿元。如果注资超出限额,将会面临转会窗口期减少引援名额的处罚。

  此前,外界对于球员限薪的呼声很高。新政策中,也增加了“限薪帽”。按照规定,国内球员最高税前工资(不含奖金)为1000万元,参加亚洲杯、2022年世预赛的球员可以上浮20%,也就是说最高不超过1200万元。不过,目前有合同在身的球员并不执行这一规定,新规定限于2019年1月1日之后签约的球员。

  除限薪之外,新政策还增加了“奖金帽”,奖金算入全年支出帽。其中,中超、足协杯赢球奖金最高不能超过300万,平球奖金不超过100万元。亚冠联赛取胜奖金不超过600万元,平球奖金不超过200万元。这一规定,将大大降低球队的支出。以2018赛季为例,在争冠关键时刻,恒大、上港双方均开出超过2000万元的赢球奖金。

  2019年中超联赛将继续执行U23球员出场政策,每场比赛每队首发11名球员至少有1名U23球员,整场比赛的U23球员出场不能少于3人次,而不是继续与外援出场挂钩。另外,如果有被各级国家队集训征调的U23球员,征调1人减1人,征调两名减两人,征调3人(含3人)以上可以不执行U23球员政策。

  新政策的出炉,意味着1995年出生的球员将不再继续享受优惠政策,取而代之的将是1996年之后出生的球员。以山东鲁能为例,目前队内的陈哲超、刘军帅、刘洋、姚均晟等1995年出生的球员,恐怕很难踢上主力位置。1997年甚至1999年出生的球员,将成为新政策的宠儿,目前正在征战U23联赛的很多年轻人将有可能进入一线队。

  外援方面,新赛季将延续上赛季“注册4外援、上场最多3外援”的政策。而且新政策没有对亚冠参赛球队提供任何便利。新赛季,四支参加亚冠的球队,可能要比较吃亏。毕竟亚冠采取“注册5外援、上场3+1外援政策”。关于这个“1”,也就是亚洲外援,四支球队都会斟酌。

  上赛季,上海滩的两支球队为今年参加亚冠的球队提供了模板。上海上港采取注册“3+1”方案,艾哈迈多夫为亚洲外援,既能征战亚冠,也可以参加中超;上海申花则放弃了亚洲外援,直接注册4外援,亚冠只上场3名外援。广州恒大则采取了上半程采取“3+1”,下半程改为4名非亚洲外援。

  当然,对于亚冠球队来说,也不是没有捷径可走。比如寻找能力突出的亚洲归化外援,山东鲁能前些年曾经签下巴西后腰尤西雷,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。尤西雷虽然是巴西人,但是他拥有巴西和巴勒斯坦双重国籍,就可以以亚外身份参加亚冠。

  在青训保护上,中国足协也出台了相关规定,重点打击出国“涮水”行为。无论任何年龄,未经原俱乐部同意,出国“涮水”的球员,转回国内踢球,必须转回原俱乐部,或经原俱乐部同意,否则不予办理转回、注册、报名手续。为方便俱乐部青训球员注册,青少年球员注册期调整为全年。这一政策的出炉,也意味着,韦世豪、唐诗等“叛逃”事件不会再重演。

  中国足协还公布了各俱乐部规范球员合同的相关规定,其中重点打击“阴阳合同”。一旦发现阴阳合同,中国足协将视违规情节,对俱乐部给予扣除联赛积分、取消准入资格的处罚,同时对教练员、球员给予一至三年禁赛的处罚。

  此外,新赛季中超联赛的积分规则将发生变化。如果两队同分情况下,有限比较净胜球数和进球数,仍相等的,增加比较条件:将按权重比较计算预备队、U19联赛、U17联赛、U15联赛、U14联赛以及U13联赛的成绩,排名靠前者,联赛名次列前。

  根据赛历,新赛季中超联赛将于2019年3月1日揭幕,计划于11月30日落幕,其时间跨度长达270天左右,达到九个月。中超联赛的转会期将会规定为每年的1至2月(冬季转会)两个整月和7月(夏季转会)一个整月,与欧洲联赛统一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